欢乐生肖-欢迎您

                                                                              来源:欢乐生肖-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29 09:23:09

                                                                              实际上,美涉台议题的近期处理显示,美方还是倾向于以政治与外交手段达成借台湾牵制大陆的目标。比如,在台湾寻求以观察员身份参加2020年世卫大会的事件中,美国反复给予口头支持并怂恿别国以行动予以支持,但它实际上始终不向世卫大会提交支持台湾的提案。美国善于宣扬所谓立场原则,更清楚涉台行动程度的利益边界。美国利用台湾问题牵制与诋毁大陆意图清晰,但绝不会因台湾损害自身重大利益。

                                                                              “人大常委会已经制定了专项计划,成立了工作专班,计划今明两年制定修改法律17部,适时修改法律13部。”张业遂表示,重点是抓紧完善新制定的《生物安全法》草案,争取年内审议通过;抓紧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争取今年下半年提交审议;尽早完成修改动物防疫法;抓紧修改国境卫生检疫法;同时,要认真评估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等法律,有针对性地进行修改完善。

                                                                              大国博弈中比拼的往往是各自的“战略耐心”与对各自社会活力的信心。美国近段时期涉台极端政策未尝不是其焦躁心理与社会活力不足的表现。我们相信,台湾问题解决的主导权在大陆一边,过去如此,将来依然如此。(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中国网5月21日讯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21日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张业遂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履行职责,出台《关于全面禁止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和食用的决定》,审议《生物安全法》草案、《动物防疫法》修订草案,部署启动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体系的立法、修法工作,宣传解读疫情防控法律,为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法律支持。

                                                                              张业遂介绍,中国目前有30多部与公共卫生法治保障有关的法律,这些法律在这次疫情大考中总体经受住了考验,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也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下一步,人大常委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通过立法、修法,进一步完善和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体系。

                                                                              2019年修订逃犯条例所触发的连串暴乱事件,导致香港的法治核心价值遭受极大冲击,破坏香港安定繁荣,严重冲击“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危害国家安全。事件反映出特区内部“反中乱港”分子与外部势力勾结,是典型的“颜色革命”,企图颠覆特区政权,将香港变成“反中”乱港基地。

                                                                              21日晚,香港香港工会联合会发表声明,表示强烈支持制订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法。

                                                                              工联会认为,建立健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有力法律保障,是及时堵塞国家安全漏洞的做法,这也是全国人大的权责所在。维护国家安全是国际惯例,全国人大就特区维护国家安全进行立法,也有充分的《宪法》和《基本法》法律依据。

                                                                              根据《基本法》第23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但特区政府23年来就第23条立法工作尚未完成,加上反对派肆意瘫痪议会,以目前的政治气氛下,短时间内落实第23条立法的可能性并不高,法律真空,突显严重国家安全隐患。

                                                                              但本届政府上台后,国会与总统涉华政策以往那种相对制衡基本消失,两者不仅协调出台了一轮轮对华冲突法案和政策,而且呈现出某种相互竞争看谁对华更强硬的现象。国会通过的一系列涉台法案,总统往往迅速予以签署,构成府会合作对华整体强硬的决策特点。这种互动关系存在内生惯性,确立后将很难改变,就此而言,美国在涉台议题上对华冲突政策将更为密集。

                                                                              首先,美政府与国会在包括涉台议题的对华政策方面已基本形成协调互动关系。2017年以来美国确立以战略竞争视角看待对华关系,并在各关键领域出台边缘化或压制中国的相对完整的政策体系,台湾是其中关键构成要素。中美建交后直至奥巴马政府下台,美对华政策制定中,国会始终是个“狠”角色,在台湾等议题上,不断以价值观、意识形态或地缘政治角逐等理由出台极端决议或法案,但总统大致而言对华政策处理较为务实,形成对国会的“约束”,美对华接触政策相当长时期内大致保持了稳定性与连续性。